--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三宅健のラヂオ(2007528)ゲスト:森田剛くん

2009年07月24日 18:36


我使了.................


沒事去翻GOKEN廣播是我的不對....- -
一個又脫線,又文盲
一個又嬰兒用語,又吃螺絲

可是就是因為這樣...萌啊!!!!!萌得吐血..- -

以下為一萬字的翻譯...
※此翻譯僅為自娛自樂,因為翻得非常隨意,所以絕對禁轉
(如果我能保證百分百的正確率,我倒是不介意轉載...Orz..可惜我這水平....- -)





KEN>从笔名为○○的这位开始

『KEN君,staff的各位,一直让我开心地收听这个这个节目,谢谢.春天到了呢,小井的9系,GO君的食探等等多拉马都开始了呢.有成员出演的多拉马,KEN君你会看吗?请告诉我!』

KEN>是的,这个呢,我有好好地在看哦,食探...食探2.茉莉塔桑的(那个角色),好像有点...有点飘忽,总是晃来晃去的,眼睛也是滴溜溜地转.好像总是把事情搞砸呢,那个角色.是吧?茉莉塔桑?
GO>啊咧?已经可以说了么?
KEN>啊?已经开始了啊
GO>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笑)
KEN>你也有点嘉宾的样子好不好....
GO>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也觉得我大概不行.(笑)
KEN>我也是这样自然地,逐渐进入状态的
GO>啊,你有在看食探么? (好生硬- -)
KEN>是啊,偶尔(你刚才不是说有好好地在看么- -)
GO>哦,谢谢你
KEN>那个真是好有意思哦
GO>是吗?
KEN>那个啥,是说伊東四朗桑也有出演
GO>诶?
KEN>伊東四朗桑
GO>伊東桑有出演哦!
KEN>是吧,二役
GO>我和伊東桑有说起过你哦
KEN>真的吗?说我什么了?
GO>怎么说呢,好像说了[那家伙貌似没什么爱好,所以做什么都很尽力]这样的
KEN>为啥(笑),说我做什么都很尽力?对GO你说?
GO>伊東桑不是在做很多事情么
KEN>打网球啊什么的,好像在做很多运动
GO>真是好健康的生活啊.也有在练太极拳
KEN>太极拳?他在练么?(笑)
GO>伊東桑打太极可不容易看到的哦!很珍贵的!
KEN>GO看到过?
GO>看到过
KEN>嗖嗖地打着太极拳?
GO>是呢
KEN>啊,是么,在练太极拳那些东西啊
GO>现在想起来真是,和那些共演者一起聊天啊什么的,那种快乐的感觉。。。嗯,实际上,我也觉得如果能一起出镜真是好啊。
KEN>你真的是那么想的么?那样的!?是吗,是吗?? (个激动的- -)
GO>…虽然是这么想的(笑)
KEN>你这是什么,这种一本正经的评论!(笑)
GO>(笑)
KEN>好可怕~
GO>不过那个啥,不是前辈来的么, Johnny's的.
KEN>东桑呢~东君(= =)
GO>所以说呢,,关系变得不近不离那样了 (文盲- -)
KEN>不近…不即不离才是吧?(笑)
GO>(笑)
KEN>你那个也不是不近哦,那是和东山关系变近了!(笑) (你跟这个文盲纠结什么- -)
GO>所以,我大概想说的东西,你也知道意思的吧?(笑)
KEN>(笑)
GO>(和东山)关系搞得这样好过分了也…
KEN>会想是不是不太好呢…
GO>因为我是后辈嘛,然后,因为是在共演,所以像这样…我躲太开也…不太好…
KEN>想保持不即不离的距离,有节制地和去和前辈相处!这就是茉莉塔所想的!
GO>说是想去相处..已经是第二部了,已经是后半段了.(笑)
KEN>(笑)这种感觉啊,是这种情况呢
GO>是啊
KEN>第一部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现在也仍然想把一直以来关系保持下去.
GO>是的
KEN>然后,果然还是要提这个…不过这次,不是发新歌了么?
GO>是的是的是的
KEN>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食探限定组合)
GO>是这样呢
KEN>这样都,没有和东桑深交么?
GO>嗯~~…..深交…要这么说?
KEN>哎呀所以说啊,怎么着,和东君要更加这样,密切地,这样嘛.不是跳舞也一起的么?
GO>是是
KEN>也要出歌番组什么的吧?
GO>接下来就是了呢,想要出很多活动啊
KEN>作为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
GO>是的
KEN>也想在V6之外活跃起来吧
GO>嗯~不过一起跳舞的话还是..那个..也不是说话什么的,就是目光相对那种…眼神交流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么.在那种意义上,怎么说,要到深交的程度,到底我和他的起点是不一样的,这种.
KEN>(笑)和东君!?(笑)
GO>我还满在意的呢.(笑)
KEN>还貌似是跳伦巴?
GO>因为跳舞中也会对话的说
KEN>啊~和东君
GO>诶?你说伦巴?
KEN>不是跳的伦巴么(笑)
GO>是…那里不是挺好么?(笑)
KEN>不从那个地方接话也行的哦.(笑)
GO>是,我正做得很开心.

KEN>好的,接下来呢,今天也是那个啥,来了很多的明信片
GO>是
KEN>各种的都有,一起给解答了吧
GO>好
KEN>好!那么就是这样,三宅健的radio!


KEN>就是这样,今天终于啊,有V6的成员来了,能来我的radio,真的非常感谢
GO>第一次吗?有成员上
KEN>是第一次啊!我最开始做这个节目的时候,就想要让森田刚你当第一个嘉宾…
GO>真的假的?
KEN>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GO>这还真是谢谢你~
KEN>一直都这么想,虽然是想做成那样,只不过…
GO>虽然我不太想来.(笑)
KEN>被茉莉塔拒绝了好几次…终于今天,同意这天来了
GO>(笑)好像做梦一样吧! (你好自信- -)
KEN>是吧,像是在做梦一样啊! (- -娃儿你清醒点…)
GO>你要更加兴奋一点!
KEN>啊? 梦幻,梦幻之共演啊,我们两个!我们两个是梦幻之共演啊!(笑) (KEN智商直线下降啊)
GO>还真是的呢~.(笑)
KEN>是吧!都拒绝了我好几次,真是!开始做这个节目之后,都差不多第二年了,第二年?都快第三年了吧?
GO>已经这么久了?
KEN>已经这么久了啦,节目差不多一开始的时候,就问你[啊,茉莉塔君那个…能来做嘉宾么?],结果你丢给我一句[才不要]…
GO>这次你邀请我也是,我去和奶奶稍微商量了一下哦(笑) (囧!又不是被求婚!你和奶奶商量个毛啊)
KEN>你和奶奶商量了!?(笑)
GO>我说[三宅健他啊,问我能不能上他的广播诶],然后我奶奶说[不去是不是比较好?]
KEN>你奶奶这么说的?!(笑)
GO>(笑)
KEN>你奶奶这么说!?已经是全家都拒绝我的状态了!?(笑)太可怕了~
GO>不过这次呢,难得都出了CD嘛
KEN>就是啊,难得有这种机会, 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我也要那个啥,想作为你的宣传部长而努力,所以这次才想让你来上我的节目的哦~
GO>是 (冷淡...- -)
KEN>三宅,你做到了 (= =)
GO>你成功了呢,终于.难得这次机会要开心一点
KEN>是啊,30分钟可是转瞬即逝哦(哎LOLI你咋这么作孽- -)
GO>我们两个人没怎么说到话呢是吧,最近
KEN>没说呢~.是吧,comicen博物馆那期广播结束以来都没怎么说到话呢.
GO>是啊~
KEN>你最近也没有上广播什么的吧?
GO>广播啊,是啊,我总是收听的一方…呢 (气虚)
KEN>你才不会听吧!(笑)说什么收听的一方,广播什么的你都是不听的吧?
GO>不,我有在听的啦!
KEN>你家有收音机或者可以收音的东西么? (逼问ing)
GO>在车上!我在车上会听的! (别慌,冷静地对付他)
KEN>在车上听广播?
GO>所以说我也有找KEN的广播来着…
KEN>你骗人!(笑)你都不知道我哪个频道,找什么找? (精辟的逼供)
GO>(笑)
KEN>我是哪个频道的,你不知道吧,是FM还是AM,你不知道的吧? (你别逼他了Orz)
GO>好难哦,合成一个不好了么,这样我搞不懂
KEN>哎呀哎呀哎呀,搞的懂的吧
GO>不过我会大概找一找的
KEN>真的~~? (脑内小狗摇尾巴- -才[大概会]就这么兴奋好么…)
GO>KEN的声音很有特征,所以大概一听就会知道吧,如果是有KEN在的话
KEN>哦~~如果是我参加的或是我主持的,一听就知道了也是可能的呢
GO>不过我总是和放送时间错开了
KEN>时间啊,时间很重要哦!
GO>是这样的
KEN>因为是12点开始的呢,每周一(喷,为了让GO听自己的广播而拼命的LOLI)
GO>啊,好像是的
KEN>你真的知道吗?(笑)
GO>知道的.(笑)
KEN>你绝对不知道才对吧?(笑)
GO>知道.(笑)
KEN>好的!就是这样,今天呢,我们迎来了森田刚桑, 想要向他传达【月イチ恒例お便りスパークリングセール】 (就是读信的单元,殴)!
三宅健的radio,今天也请陪伴我到最后


KEN>是的!嗯~,森田刚桑.我们番组迎来了食探的野田涼介桑哦~
茉莉塔桑,请,打个招呼
GO>啊,大家好,我是野田(停顿)涼介!
KEN>诶?请你好好说啊(笑)
GO>我是野田涼介!这样可以了吧?
KEN>是,麻烦你了
GO>抱歉
KEN>今天的30分钟,请多指教
GO>是


KEN>月イチ恒例お便りスパークリングセール!
从广播名为○○的这位开始.
GO>哦~哦


『晚上好
一直都有在听,开心得不输给电波的(?),进入开播以来第三年的三宅健的广播.
那么我要说的,表格上虽然也写着…我有件思考了很久的事情.睡觉之前想起的话我会失眠.现在,爷爷奶奶都听演歌.高中生那些年轻人听的就是流行乐,但是我们变成爷爷奶奶之后,你觉得我们会听什么样的歌呢?时装打扮也是,会变成什么样呢,完全想象不出.我虽然会唱【茶梅的宿驿】这种演歌,但是未来的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呢?你有什么知道的演歌吗?』


KEN>就是这样的烦恼呢…
GO>原来如此~
KEN>这个,怎么回答会比较好呢,茉莉塔桑
GO>我小的时候啊..顺便说一句,我知道那个哦, 細川たかし桑的【北酒場】
KEN>北酒場!
GO>那支歌音调转来转去的.
KEN>转来转去吗?
GO>是的,曾经和爷爷他们住在一起过.果然现在都还是首不错的歌吧,北酒場
KEN>现在还是?
GO>绕一圈儿 (??还在说那支歌的曲调?)
KEN>这歌好听吗?
GO>好听的吧
KEN>好听...(笑)
GO>好听...的吧.(笑)
KEN>啊,是吗,啊,是真的吗
GO>你是怎样的呢?三宅桑你?
KEN>我对演歌…不太了解的呢
GO>最近平常都在听什么?有在听歌吧?
KEN>平常…会听J-POP啊,日本古典乐啊,西洋乐等等各种各样的…茉莉塔桑会听什么歌曲呢?
GO>嗯~…那个啊…最近呢

KEN>茉莉塔桑听的范围很广的嘛!
GO>我范围很广呢
KEN>听哪种的呢?
GO>啊~~什么歌呢…V6的吧
KEN>V6!啊,果然还是要听自己组合的歌! (我记得谁说过听自己的歌很恶心的?- -)
GO>是呢
KEN>经常听我们组合的歌?那么果然还是有放在车子的CD转换器里
GO>啊,那是当然
KEN>你放进去没?专辑什么的
GO>放进去了,而且还放了演唱会的构成?
KEN>啊啊!还要到那种程度?如果达到了茉莉塔桑的水平的话!
GO>不错呢。笑
KEN>我果然也是经常在思考这种事情呢,拍多拉马空闲的时候,片刻时间都很珍惜,一直在想演唱会的事情.
GO>是呢
KEN>嗯~
GO>不过要更加那个呢,大概
KEN>啥?(笑)
GO>嗯..那个..(笑)
KEN>诶?(笑)
GO>不是都变得乱糟糟了么
KEN>什么? 乱糟糟?(笑)
GO>未来的那些音乐的,各种要素…
KEN>你是说各种音乐要素都混杂在一起了吗?
GO>不是变得,越来越混杂,然后进化…了么
KEN>…于是!?(笑)
GO>你干什么!!(笑)
KEN>你那是什么,是什么评论啊?你那个?(笑)
GO>是音乐性的啦!(笑)
KEN>啊,你刚才又说回之前的话题了么
GO>是回去那个话题了啦!(笑)
KEN>原来回去了么.原来如此.
这些,就是我们的回答…这样可以吧, ○○桑?
你的疑问解除了吗? (解除得了就怪了- -)



KEN>好的我们继续,笔名○○さん的这位,男生.

『晚上好.每周深夜广播,辛苦了.
每周都被三宅桑绝妙的talk吸引着!
说起来这个春天,我进入县内的县立高中了.V6的大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请让我听听你们的回忆吧。』


KEN>是这样的啊…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GO>我记得….KEN你是…那个啊…正好是朝日电视台以前的…
KEN>是的是的,是有的
GO>有个排练室,我在那儿听课的时候,你迟到了,说是迟到,好像是和Johnny桑在一起…穿着NIKE的紫色的尼龙…
KEN>尼龙运动套装
GO>上下穿了一套,来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呢.感觉好像很蠢的样子…(笑)
KEN>(笑)
GO>我当时想[来了个小孩儿啊],嗯~真是记得非常清楚哦
KEN>我是在哪儿呢…那个,那个是什么时候来着.在合宿的地方和茉莉塔君说话的情景,我倒是记得呢.好像在玩游戏,和你正式说话就是那个时候
GO>是么~
KEN>我问[你多大了?],你告诉我[初三],GO那个时候不是超小一只的么!
GO>是是是
KEN>我没想到你已经初三了!我最开始还以为你才小学三年级来着…
GO>你又来了.(笑)
KEN>不是,是真的!(笑)哎,那个时候真的!那个, 你穿着Bireley’s的T恤来的吧?
GO>啊,是穿了.
KEN>黄色的.我记得.
GO>好怀念呢.
KEN>真是怀念呢.现在多大了?
GO>28岁了呢
KEN>是成为大人的第八年了.
GO>嗯~是呢
KEN>我是大人的第七年
GO>这么想想,还真是好厉害.没想到会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一一…是我加入个人感情了么…的确原句就是这样的- -)
KEN>我也没想到呢.


KEN>…好,这有点,那个啊… (LOLI你这样也能做广播,汗)
GO>你还真是自由啊,三宅桑,果然自由的.(笑)
KEN>有那么严重吗
GO>(笑)
KEN>从笔名○○的这位的来信开始


『晚上好!我男友是经熟人介绍的,已经交往一个月了.但是最近有点疑惑了,我不管是服装还是发型,或是性格,从来都是很普通的那种,绝对不是花哨派来的.但是最近要求我[衣服要穿华丽点],[把头发染成金发,再带上墨镜吧]等等.还问我[为了我努力到那份上行吗?]
但是如果我染金发再打扮得那么华丽,我想[那样就不是我自己了!]
是不是他都没有在意我的内在呢?我变得很不安了.
我男友知道我是KEN君的fan,于是对我说[啊~像KEN君那样的打扮和发型我都不讨厌,我也那么打扮吧]
我又不是那么追求外表的人,他的这种心情,你能理解吗?』


GO>原来如此~
KEN>这种事情嘛
GO>恩~
KEN>你怎么想?
GO>我咋觉得都那么麻烦,他们双方
KEN>耶...(笑)双方都是?
GOKEN>这对情侣 (来鬼了,又异口同声?想起经典的「牛乳飲めよ」= =)
GO>情侣本身就很麻烦

KEN>这对情侣本身就很麻烦?你的意思是随你自己喜欢怎么样啦..?
GO>内在这种东西啊~或者讨厌外在这种,其实结果内在外在还不都是要培养的么?
KEN>原来如此!
GO>是吧?
KEN>这是一刀两断,毅然决然地斩断问题呢
GO>那是当然的!(笑)
KEN>茉莉塔桑~会斩断矛盾呢.是吧.(如果别人烦你)你会对那个人说[别对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呐],[别说乱七八糟的啊](KEN用错语气词了= =)
GO>的呐?(笑)
KEN>的啊!(笑) (让我们忽略这两个文盲吧- -)
GO>是的,结果这个男人还是..对女朋友说做这个做那个的,果然还是只想满足自己而已,他考虑自己果然还是更多的吧?
KEN>是这样呢
GO>女孩呢,是吧,也会想我就是我
KEN>互相都不让步
GO>恩~~其实稍微靠近一点男朋友的要求也没什么不好,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
KEN>你说的很好呢,茉莉塔桑!
GO>是吧
KEN>能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么? (为毛?)
GO>我说稍微靠近一点男朋友的要求也没什么不好...
KEN>靠近一点,靠近一点双方的对彼此的要求!
GO>对
KEN>哈…果然是28岁了就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GO>会说的
KEN>哈…原来如此.你是恋爱…战士嘛
GO>恋爱战士?
KEN>你是恋爱战士嘛
GO>我是恋爱选手
KEN>恋爱选手是吗?貌似是的呢,大家听到了吗
GO>貌似是的呢…(笑) (估计在模仿KEN的语气- -)
KEN>貌似是的呢, ○○桑.(笑)稍微靠近对方的要求,迁就一下对方
GO>是,是的呢
KEN>就是这样的呢.呀真是学习到了呢….
喂你!精神集中一点!
GO>不是不是不是(笑)只是有点来劲哦,嗯(笑)
KEN>要放歌了!
那么,非常想把这首歌传递给大家,今天要放的歌当然是![食探2]的主题曲,由东山纪之桑,须贺健太君,森田刚桑三人组成的期间限定组合所演唱.
那么,锅,颗,歌曲的架绍(介绍) ,有请茉莉塔桑. (你这一句话吃了几个螺丝?)
GO>好我知道了.由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演唱的【愛しのナポリタン】






♪今天的歌曲♪
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愛しのナポリタン】



KEN>是的!这次播放的是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愛しのナポリタン】
GO>还不错吧,这支歌
KEN>我很喜欢哦.你这是啥玩意儿?青椒?
你带着青椒?茉莉塔桑?
GO>我带着的
KEN>那个是响葫芦吗?
GO>不是,不是响葫芦!
KEN>就是普通的青椒?
GO>是mic
KEN>mic….
GO>是青麦
KEN>青麦…(笑)青麦!(笑)把青椒麦克风简化成青麦?
GO>青麦,是这样的
KEN>哈啊啊…好像这个绿色, 轻飘飘的,和你非常相配.
GO>谢谢你
KEN>很帅气呢
GO>谢谢.那个.请你要买下来哦
KEN>CD吗?啊,你不送给我吗? (T_T…抚摸可怜的LOLI)
GO>5月30日.30号发售 (即为:我不送,你去买)
KEN>那是V6的CD发售日的7天之后呢
GO>是这样的. 【ジャスミン】发售之后的下一星期
KEN>哎呀~真是,这种真是不得了呢!先拍多拉马,然后发CD,都有歌出来了的这种就是大型策划了啊!
GO>的确呢.(笑)势如破竹呢
KEN>好厉害呢,这个
GO>是说到了第二部就什么都有了
KEN>现在真是乘风破浪啊~
茉莉塔桑啊经常,会遇到很多这样的策划案吧!那个咖喱的玩意儿也是.(笑)
GO>啊,是这样呢
KEN>是吧
GO>好像是4,5年前了
KEN>【恋の400mカレー】
GO>是的 ,唱过咖喱的歌…
KEN>唱过咖喱的歌
GO>这回是那不勒斯式面条
KEN>那不勒斯式面条
我啊,对于你们这三个人要组团上电视演出的事情,非常期待
GO>啊,那个啊
KEN>感觉野心在膨胀吧?
GO(笑)…
KEN>果然呢,不是作为V6,作为V6以外的身份而活动,范围不是变得很广么?
GO>是
KEN>作为歌手来说
GO>嗯
KEN>怎么样?那边(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
GO>没什么感觉(笑)
KEN>诶?没什么感觉?(笑)
GO>(笑)
KEN>你说没什么?!(笑)你今天是来宣传的吧?
GO>(笑)是的呢(笑)
KEN>【愛しのナポリタン】是怎么样的? 【愛しのナポリタン】
GO>宣传…什么的倒也无所谓的.(笑) (你小心东山桑来揉你哦!)
KEN>无所谓是吗?(笑)
GO>我是来和三宅桑聊天的,这才是重点
KEN>非常感谢,太高兴了
GO>首先把刚出炉的,还热烘烘的CD
KEN>热烘烘的!(笑)
GO>来传递给三宅桑的 (你骗人,让你送一张你都不肯)
KEN>谢谢你!我感慨万千啊! (孩子你被骗啦!摇)
GO>(笑) (奸笑- -)
KEN>太强了,这个!这不是梦幻之共演吗?
GO>你好烦.(笑)
KEN>呀呀,今天的这期广播也是相当… (几乎要哽咽了?= =)
GO>你像平常一样说话好伐?(笑) (即为:你冷静一点)
KEN>这期是相当梦幻的共演啊(笑)呀~居然,居然,出道的时候你没想到会和东君组团吧?
GO>这还用说么!(笑)会有人出道的时候就想得到吗!(笑)
KEN>没想到啊~
GO>你站在相反的立场是怎么想的?
KEN>什么怎么想?(笑)
GO>一个团的成员,冲破了团跑出去了(笑)
GOKEN>(一起笑)
GO>和其他的人…气氛融洽的唱歌这种事情…(笑)
GOKEN>(一起笑)
GO>正在和别人一起努力这种,你是怎么想的?
KEN>呀…我觉得很不错哦
GO>啊,是么
KEN>因为是集合了两个舞蹈专家啊,是森田刚和东山纪之桑这样的舞蹈专家在一起,联名跳舞对吧?
GO>是的呢
KEN>这种的很不得了的啊!
GO>和东山桑那样的人,长时间相处后,果然能学到很多东西呢.
KEN>果然能学到很多么?
GO>还真是这样呢.说起来东山桑也说过了.
KEN>说什么?
GO>说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了.
KEN>诶?说我?
GO>对
KEN>怎么一回事?
GO>打电话给他说你肌肉痛什么的
KEN>(笑)
GO>他说[我又不是医生]
KEN>啊,他这么说的?说[不要]好像有点…
GO>请你不要再打了(笑)
KEN>因为比起向不靠谱的医生咨询,我觉得找他比较方便嘛
GO>(笑)
KEN>我想向doctor小东咨询会比较好
GO>因为他会解答得很详细呢(笑)
KEN>是,我是给他打电话了.
最近你在干什么?
GO>最近在打高尔夫
KEN>高尔夫?能不能正好就接到高尔夫相关的工作呢,这种想法你说没说过?
GO>啊,如果是工作的话,就有点糟糕了
KEN>不会做那样的工作吗
GO>不会
KEN>高尔夫…
GO>别人说那种工作不好
KEN>谁对谁说的?
GO>佐野史郎桑说的(笑)
KEN>佐野史郎桑!(笑)
GO>(笑)
KEN>佐野史郎桑说的吗(笑)请不要向佐野史郎桑提供那些奇怪的情报(笑)
GO>我哪有!(笑)
KEN>说什么[我吃超市的便当]什么的(笑)
GO>佐野史郎桑说了?







KEN>这样呢,呀~这是啥,啊是这个,这次的会报你看了没有?
GO>没看
KEN>从笔名○○的这位开始


『最近V6的会报到了之后,我一边笑着一边看,然后,居然,那张集体照上坂本君他,裤链全开!居然有会这种事情,吓了我一跳.拍杂志会不会也有这种事情呢? 』


KEN>这样
GO>谁都没察觉
KEN>我看了会报也没发觉
GO>不过也是因为摄影前也不会确认成员们的裤链有没有拉上啊
KEN>Okada倒是经常忘记拉上裤链
GO>以前有一次拍Myojo的表纸的时候,我把拉链拉开,在拉链开了的地方放上一根黄瓜玩,结果就那样被拍到表纸上了… (staff都死了吗?囧)
KEN>啊~~~成了表纸了啊!(笑)
GO>真是变成了大问题啊(笑)
KEN>成了表纸呢(笑)
GO>是呢
KEN>那种事情,所以说,大家都是要拍脸嘛, Myojo的那些人也只是确认怎样拍出我们帅气可爱的笑颜
GO>那样不行的吧
KEN>没想到裤链居然没拉上,大概.是同一个摄影师吧?
GO>是的
KEN>因为是会报的人呢,那个人那个时候果然是没能检查大家的拉链的
GO>不过坂本桑的fans就算看到拉链开了,也不会受什么影响吧,一定
KEN>是呢,还是那样呢.坂本君的fans还是那样呢
GO>就当做是服务大家不也很好么?
KEN>相反来说呢
GO>对







KEN>从笔名为○○的这位开始


『我听过ジャスミン了.
小井说这是他在别的radio上给新入社员的应援歌,不过我想这是不是给那些朝着某种目标努力着的社会新人应援的歌呢.
虽然有点唐突,现在已经是举行婚礼的季节了
别人有没有拜托过你在婚礼上做演讲呢?
实际上我们社长6月末就要办婚礼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选了我作演讲.
请告诉我一些好的语句或者给我点建议吧.』


GO>恩~婚礼啊...
KEN>怎么样,你会出席婚礼什么的吧?
GO>恩,去过几次呢
KEN>那有没有演讲过?
GO>只做过一...次呢
KEN>朋友...的婚礼?
GO>就是跟,双方家里的各位打招呼...
KEN>什么,那要怎么?(笑)那要怎么做?
就是...两家的什么什么,这么说的吗?
GO>恩.干杯~这样(笑)
KEN>说干杯不奇怪吗!(笑)
GO>那个,还有,关系性?结婚的...
KEN>到底是婚礼,你穿了西装么?
GO>穿了哦
KEN>正式的?
GO>恩.不过要我演讲还真是大问题呢
KEN>大问题哦~
GO>也会很紧张呢
KEN>会紧张的哦.那种,不是会紧张么?
那个,记者见面会什么的,不是会要发言么.
GO>恩
KEN>你不会紧张么?拍多拉马也会有制作发表会啊舞台什么的
GO>那种会很紧张的哦
KEN>那种场合对我来说很棘手
GO>我也是
KEN>我几乎都不行,向大家打招呼什么的
GO>做不来
KEN>会紧张的吧?
GO>会的会的
KEN>会发抖吧?
GO>会发抖哦!(笑)
KEN>手指会这样颤抖吧?拿着mic的时候
GO>哎呀,会颤抖吧.就是讨厌那样的呢
KEN>那种事情真讨厌呢,
那种能若无其事,毫不在意地发言打招呼的人,我很尊敬呢.
GO>恩~不过呢,要发言的话,紧张是多余的
KEN>恩,相反要不那么在意?放松下来比较好?
GO>是呢
KEN>就是那样呢,绷紧神经去说,反而会吃螺丝,会更加紧张,声音也会变得微弱呢
GO>是的是的是的
KEN>果然还是要大声说出来比较好呢
GO>大声很重要呢
KEN>因为如果发言的人都没自信,听的人也会有点,觉得哪里不对头
GO>是的是的是的







KEN>恩.
貌似最后倒是说了正儿八经的事...
那么,道别虽然很遗憾...还有什么事情吗
GO>已经没有了
KEN>没有近况要说吗? (眼巴巴的LOLI)
GO>没有
KEN>茉莉塔桑,你还能....再来这个番组么? (眼巴巴啊眼巴巴)
GO>恩...这番组播了几年来着?
KEN>开播之后已经,今年是第三年了呢.
GO>那么....下一次是三年后!
KEN>三年后是吗? (你会回家写在小本本上吧?= =)
GO>因为我想如果还能这么相见就好了,所以你要继续加油哦
KEN>三年好长啊~
GO>是的
KEN>太长了.直到那一天为止,你还是会继续拒绝我吗?
GO>是哦,所以你还是不要再邀请我上番组了比较好哦.(笑)
KEN>诶!?(笑)
GOKEN>一起笑
GO>继续加油哦,6年后!不是6年后啦.(笑)
KEN>6年后?6年后?!(笑)6年后再来!?(笑)做为这个bayfm的代理来的吗?
GO>请加油
KEN>我会加油的


KEN>今天迎来guest森田刚,顺利结束了的,三宅健的radio!
恩~已经是完结的时间了.
哎呀~居然啊,茉莉塔君呢,会在这个时间,作为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的成员,而出席在这个番组,我真是没有想过,所以今天心情非常澎湃!
GO>谢谢
KEN>谢谢
GO>你谢什么?
KEN>厄?我觉得真是太棒了,这三十分钟
GO>这支歌(ジャスミン)也是很让人感动的吧?
KEN>很让人感动呢.怎么说呢...我们俩...我们俩,是朋友吧?
GO>你怎么了啊(笑)
GOKEN>一起笑
GO>不过也不错
KEN>那个,我们是朋,朋友吧? (他真的结巴了- -)
GO>是朋友...么? (你故意S人家吗!)
KEN>是朋友吧?
GO>恩~是的 (被逼的?- -)
KEN>真的?你真的那么想的? (又脑内狗狗状了- -)
GO>一起加油前进吧! (转移话题)
KEN>一起加油吧~好吗!那么今年...
GO>作为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一起加油吧!
KEN>啊?我又不是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我不在里面好不好?(笑)
GO>一起加油啦(笑)
KEN>这样就不是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了嘛!(笑)
GO>(笑)
KEN>真是的~.
好了!就是这样,由トリオ・ザ・シャキーン演唱的[食探2]的主题曲,【愛しのナポリタン】,将在5月30日发行.
GO>是的!
KEN>就是这周!
GO>30号!
KEN>请大家一定要买.
就是这样,三宅健的radio,陪伴各位的是三宅健!下周再见!
这周的关键词是かきくけこ(假名的か行)的か,かっこいい(帅气的)茉莉塔君的か!用上[か]字对我说些什么吧.
GO>帅气的茉莉塔君的...诶...耳毛! (???)
再见!!!!!

KEN>再见!!




NND,,,發完走人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hello-goodbye

2009年07月01日 06:01

CC的大碟!
cover比V團的整體水平高這麼多啊!!笑,這是怎麼了
我原以為V的碟都沒啟用過設計師的XD,顏色和字體真的不錯
09063018314578e25b099b31fe.jpg
而且每次的普版都做得讓人無法掏錢..腦中浮現spirit的普版,...(這是故意的么..



翻KEN的radio,發現好玩的一段:

2008年3月10日のラヂオ

あとね、メンバーが次々バイオハザードに出てくる
ゾンビみたいになっちゃう夢。
まず最初に剛が、
ゾンビになって「ヴエ~」とか言って襲ってくるの。
それを蹴飛ばして逃げるの。
それで、なんか設定がリアルなんだけど、移動車に乗っていると、
次から次にみんなゾンビになっていくわけ。
長野君とか、凄くしつこいゾンビで、
長野君をどこかに消したと思ったら
車の下に貼り付いてたみたいで、
赤信号のところで「ヴァ~!」って出てきたりね、
最後まで残ったのが僕と井ノ原君で、
井ノ原君は運転手だったんだけど、
「どうにかして振り切れ! 長野、どけどけ!」とか言いながら、
どうにかして振り落として、
でも最終的に、井ノ原君もゾンビになっちゃって。
やむを得ず、最後は僕が退治することのなっちゃうんですけどね。
凄かったな、あの夢は。


.....然后是,梦到member们都生化变异了!变成了MS是僵尸那种的东西.
最开始GO变成了僵尸,
"wu e~"地叫着向我袭过来,
我踢开他逃走了.
然后不知怎么的,设定还满现实的,我坐着车逃跑的时候,
接下来大家都挨个儿变成了僵尸.
长野君几个僵尸,真的是非常纠缠不清,
想把他给消灭掉的时候,
发现他贴在车子底下了,
红灯的时候他"wu e~~"地跳了出来,
最后只剩下我和丿君来着,然后丿是司机,
他一边说着"不管怎么样要甩掉他!长野!滚开滚开!",
一边拼命甩掉长野.
但是最后,丿君也变成了僵尸.

实在没办法,最后我把他们都消灭了

那个梦真是不一般啊



= =............服了你了,千尸屋么...

---------------------------------------

想去海邊了

大概後天?應該是後天的樣子

好想借個日出的景,但是開車就要一個小時,我總不能三點就起吧....=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