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茉莉塔生日慶生文-夜風☆流星

2010年02月23日 17:52

今天才23號吧....

對我來說20號前一個星期一直延伸到20號后一個星期都是慶生期(你要不要這么作啊?
即是13日到27日,哦活活...這個月27日更是有聚會~><

然後之前說要寫個累文來慶生
但是你要知道,寫雷文比寫一般的文要更加耗費體力..Orz

於是雷文延後~



夜風☆流星
GOKEN
■全年齡
■風格仍然是有點裝X

那么繼續閱讀吧
--------------------------------

CC三人坐成一排,從左到右是岡田,森田,三宅。

MC非常夸张地在地在說著一些什麼,三人只是淡淡地笑著聽.

也不是每天都會有那麼多精彩的事情發生,所以在每個番宣上說來說去都是那麼幾個事情.當然其他的嘉賓和觀眾還是會笑,CC卻看得出已經有點心不在焉了.

[三宅君.] MC突然把話題引向三宅.

三宅立馬抬頭應了一聲.

[聽說三宅君這個夏天經常去看星星呢,最近對星相有什麼研究嗎?]

[啊,不是不是,]三宅笑著否定,在眼前搖了搖手,[只是對星星的排列有些興趣,覺得很漂亮就是了.]

[那有沒有覺得很美的星座?]

[有啊.]

三宅說著,朝森田伸出左手,用拇指和中指捏住森田細小的下額骨,把他的臉轉向另一邊.森田的左臉頰完全映在鏡頭裏,暴露出從眼角到下顎線一片大小不一錯落有致的痣,

[我覺得這樣的就很美.]三宅就像耀自己的東西一樣,笑得既帶有幾份憐愛,又有幾份得意.

[啊,像森田君的痣這樣排列的星星?那是什麼星座嗎?]MC問.

[銀河.]

臺下一片笑聲.

森田自己也覺得好笑, [噗嗤]一聲咧開嘴露出小尖牙,低頭笑得肩膀微微顫動.

三宅開心得眼睛眯成月牙狀.偏起頭望著森田的側臉.




英仙座流星雨是比較常見的流星雨.

這年8月12日凌晨,美得像天使死去一般,流星閃著最後的光華一顆顆地落入凡間.

CC正在全國巡演中,那一晚住在賓館.

三宅一個人在樓頂.席地而坐,盤起腿,雙臂撐住地面,抬頭仰望繁星浩瀚的深淵.

看到第一顆流星時的激動漸漸平復,感覺自己的心也如那些流星一樣不知道沉到了哪裡,竟然慢慢地開始魂不守舍,垂著腦袋無邊際地思索一些沒頭緒的東西.

季夏的午夜也有涼如水的夜風,三宅感到冷風直直地穿過空蕩蕩的身體,存在感虛無縹緲.

猛然翻身站起,快步地往回走.

走到一間房間的門口,猶豫了幾秒,最終仍是壓下門把打開了門.

然後如預想一般,在昏黃柔和的壁燈下,看見一個纖細得似乎要折斷的身體陷在白色的被褥中.淡淡的燈光在那個人皮膚上灑下一層蜜色.白色的T恤被染成鵝黃.

三宅走近到床頭,低頭注視他眼角幾顆的淚痣.耳邊傳來細細的呼吸聲.卻越發使得他周身落入一片靜謐,只能聽到這呼吸聲一拍一拍像月光下的海浪一般,緩緩上岸然後退去.

其實三宅進來弄出不少動靜,走在廊上是大步流星,打開門是哐哐噹噹,氣勢洶洶,便是一個人也整出了個浩蕩的陣勢.床上這個人居然還可以睡得這么安穩,他以為他是連續在舞臺上蹦跶了三天三夜沒睡過覺嗎?

現下這種安靜得不合常理的氣氛,三宅怎么會不明白.

[我看到流星了,流星雨很美.]

睡著的人連睫毛都沒顫動一下.

[真的真的很美,GO你沒看到會後悔的.]

聽到聲響了翻個身還比較正常,旁邊有人這么近在對他說話卻沒有任何反應,不是更顯得可疑么.

三宅欠了一下身子抓起他的手腕,

[晚飯的時候你答應過要和我看流星的!]

的確答應過,不過那會兒森田餓得慌,吃起東西來誰和他說話他都點頭.用餐的時候用腦過度會影響胃部的血液流通,大概是深深地明白這個道理,森田一吃起飯來就大腦空空好讓血液全部活絡在胃上.

所以事後他當然不記得了.

將近午夜的時候三宅過來他的房間找他的時候森田已經快睡了,當時三宅轉念一想,等已經出現流星了再下來找他一起看,也替他省去苦苦等待的躁動.

但是現在對著床上如尸體一般紋絲不動的森田,三宅後悔了.

就只能抓住那隻手臂看著他的睡顏,既不忍生生地將他拉起,又不捨就這么放手,一會兒三宅也手足無措呆呆地樹立在他床邊,貼住森田手腕皮膚的掌心已經生了一層薄薄的汗.

時間居然就這么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如果有站著的尸體這種東西,那么現在他也是了.


森田不得不轉過頭,眼皮別開一條縫瞟了他一眼,睡得半分沙啞的聲音從嗓子底下飄了出來,

[你在干什麽,別打擾我睡覺.]

說罷就想要翻個身,順勢扯出被鉗制的手臂.

三宅卻抓住時機迅猛地俯身按住他的肩膀,手上發力捏住他的肩胛骨一直摁進枕頭里.

想翻身卻沒翻成功,大概就跟小便到一半的感覺同樣痛苦,森田震怒得清醒過來,繼而雙目圓睜瞪過去,緊鎖的眉頭帶著十分的怒意.

沒想到面前這張面孔倒是比自己要委屈十二分,三宅雙眼已經蒙上一層水汽,那盞球狀的黃色壁燈清晰地映在他漆的瞳孔里,又搖搖欲墜地晃動,閃得森田又瞇了雙眼.

[流星雨不是年年都有嗎,又不是非今晚不可.]森田也只能開始不擅長的遊說工作.

其實他打三宅說話的時候就醒過來了.知道他會再來連門也沒鎖,就是怕他半夜打門,鬧得雞犬不寧.所以那一口一個流星的他自然是聽到了.

三宅垂下眼.

[但是不一定每一次都剛好有機會和你一起看啊.]

[下次看吧,白天還有演唱會呢.]這真的是真心話了.

[不行,就這次!這次一定要看!]三宅再清楚不過了,森田又開始無限期地推遲約定,一推再推最後就是石沉大海杳無音訊.

森田嘖了一聲, 複而狠狠地對上三宅的視線.想來團外那么多後輩平輩前輩都不怎么敢接近他,不是毫無道理的,森田即便是不帶任何表情的面孔,那份冷淡都寒得人瑟瑟發抖,只要面露一絲慍色,冷冽的雙眼就好似發出貓眼死光,半徑十米內無人敢近身.

不過他忘了自己的性子三宅十幾年前就已經拿捏得準確了,再兇的眼神也抵不過近在咫尺那滿是倔強的雙眼,按住自己肩膀的手也是絲毫沒有減弱半分氣力,分明是一副除了叫保安把我拖出去否則就別想讓我走的景象.

森田一陣頭痛,趕緊捏了捏眉心緊閉雙眼,然後全身放鬆了癱在床榻上,鬆開眉頭睜開眼平靜地看著離自己二十厘米不到的那張臉.

[你看過流星了吧,好我就看看你的眼睛好了,流星都已經落到你瞳孔里了不是嗎.]

完完全全是森田氏的無厘頭,只是爲了脫身隨口說幾句不著邊的話,寄希望對方一時昏頭就這么跟著自己那毫無邏輯的思路走了.所以既是說出口自己也不指望能有什麽作用的.

但是在一起都十七年了的那個三宅,真的就欺身把臉靠的更近了些,睜大雙眼一眨不眨.

森田看著那雙眸子越來越近,的漸漸地變大,驚愕得竟然都忘記嘲笑眼前這個人到底長不長腦子了.

突然苦笑了出來,他也不知道這個時候還能做出什麽樣的反應,只道是遇到了這個人,滿是無奈.

於是無奈地注視那雙瞳孔,無奈也要認真,雙方投入戲才能做好么.

可是漸漸卻覺察到這雙得不見底的瞳孔,真的有幾分夜空的深邃,水盈盈地一層霧氣,又反射入各處細小的亮光,閃閃顫動,不是星星又是什麽.

他滿眼怨氣流露,水光晃動中反而是夜空也比不了的華彩.又看他眉頭皺起,咬著下唇,在黃色燈光下仍然顯得蒼白的臉孔,還真有點可憐可惜了.

無奈到嘆了一口氣,森田抬起一只手落在三宅的後頸,隔著髮絲觸到他細緻的皮膚,然後把他的頭緩緩壓下,印上那兩片微微發凉的唇,稍稍舔舐了一下仍然有點涼的牙齒,繼而探入進去用舌將他口腔連著舌根席捲了一圈兒出來.

一氣呵成的流暢.三宅身子微微一僵,隨即軟得像被抽掉筋骨一般赴倒在自己肩頭.

柔順的髮絲磨蹭到下顎,森田竟發覺自己也氣息紊亂了.

一手挽過他的腰際,稍稍網一側用力,終於如愿以償地翻過身,順勢把三宅也摟進懷裡,才發現這身體仍然帶著夜風的清冷,卻說不出的好聞.

[好了,就這樣睡吧.什麽都別管了.]


一陣風鼓起淡黃色的窗簾,月光傾倒進來些許,逼退了壁燈的柔和.

等到細細又緩慢的呼吸聲再次在耳邊響起的時候,陰影中仍然閃著一雙锃亮的眸子.

那雙眸子眨了眨,然後閉了.反抱住身邊的人,把頭死死地埋在他脖子裡.

流星什麽的,這會兒他是怎么都想不起來了.

也不愿意去想了.


<完>



コメント

  1. cookieke | URL | -

    森田大爷的无厘头解释其实很情圣|||

  2. 宛 | URL | -

    滚床吧两位大爷~~~

  3. akiko | URL | -

    “就只能抓住那隻手臂看著他的睡顏,既不忍生生地將他拉起,又不捨就這么放手,一會兒三宅也手足無措呆呆地樹立在他床邊”

    “那雙眸子眨了眨,然後閉了.反抱住身邊的人,把頭死死地埋在他脖子裡.
    流星什麽的,這會兒他是怎么都想不起來了.
    也不愿意去想了.”

    这两段戳中了我萌点T T
    好吧,只要他在GO面前M,我都喜欢= =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zalea35.blog87.fc2.com/tb.php/589-dca0347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