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四月聽不見白庭櫻

2010年03月31日 06:26

BLOG三周年~
自己寫一篇賀XD

也可以當成,愚人節賀XD


之前寫的幾篇都是可以連起來的,反正也沒有什麽明顯的情節,人呢也是同樣的幾個.

大場景複雜的構架苦手,也不太想嘗試(會累死

裝B小可以稍微調節一下神經,於是時而練練

標題想不出了,頭痛,就把詞語堆積在一起算了Orz...所以如果理解到了某種意思,那就是你所理解的那個意思=w=



四月聽不見白庭櫻
GOKEN(我是當GOKEN來寫的,不過這篇KEN比較強,是GOKEN還是KENGO就按各自喜好來算了
■全年齡(這次更素了- -肉食動物請繞
■裝B

繼續閱讀吧





浴室的淋浴頭沒有關緊,水滴按照固定的節奏一滴一滴地落下。
森田睜開雙眼,從睫毛從中靜靜地凝視天花板,發覺白色的吊燈底部那圈繁複的花紋朦朦朧朧又忽遠忽近恍若一種催眠術,繼而又將眼皮半合起。
努力地回憶了一下剛才驚醒自己的夢境,無果。
有通告的早晨自然醒的幾率——40%

拖鞋無力地摩擦著地板,頭髮遮住半張臉,皺著眉頭刷牙。
帶著飽和的濕度的空氣填滿乳白色的窗簾。
陰霾卻不會讓人心情陰沉的天色。
[…中午時分可能會有陣雨…]電視里傳出機械式的女聲。
今天中午會下雨的幾率——70%

把煙灰缸里的煙頭倒進垃圾桶。
茶几上攤開一排高爾夫雜志,這一刻森田想不起它們各自的故事。
雜誌上臥著車鑰匙。套了件外套之後伸手抓起了它。
忘帶車鑰匙的幾率——20%

漫不經心地走下玄關踩上一雙球鞋,低頭一看才發覺是平時不怎么穿到的那雙vans。
森田記得從它被送入自家以來,幾乎只有每個星期打掃的時候才會挪動它。
連同這一雙,一片白茫茫的鞋堆和塞滿的鞋櫃中,有三分之一都不曾被穿過。
并不是什麽習慣的問題,也不是什麽喜好的問題。
只是,想不起來。
於是穿上平日不穿的鞋的幾率——10%

打開門的瞬間,幻覺似的感到了一絲異樣。
——有種說法是森田具有野性的直覺和靈敏的官感。不過多半時間森田既是察覺了冥冥中的某些,表面上仍沒有絲毫動搖。所以這種說法也不太為人所知。
真相只是他過於纖細的神經罷了。然後真相更加不為人所知。

這絲異樣的氣流好像帶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抬起頭就看到了一張無邪到刺眼的笑容。
陽臺的玻璃門沒關,濕濕的風還在往裏面灌,吹起森田的外套的下擺,撩起他的髮梢,撫在對面的那張臉上。
森田“啪”地關上門。
早上打開家門即看到三宅的臉的幾率——0%

站在玄關扶著門把怔了幾秒后,覺得剛才那個畫面的出現除了錯覺之外沒有別的道理。
森田用中指揉了揉眼窩,呼出一口氣暗暗安慰了一下自己,然後再次把門大力往外推開。
門還沒完全打開,一隻手瞬間伸了進來抓住森田的手腕,一個身影迎著滿屋亂撞的濕氣“呼”地一下鉆了進來,森田驚得往后倒去,卻落入一隻臂膀中.然後那張可愛得可怕的臉靠近到了十釐米以內。

[GO我發現了一家超級好吃的泡芙店,我等不到你去攝影棚了,現在就想告訴你。]

三宅露出潔白的牙齒像小孩子一樣地笑著,左手卻把森田的腕骨捏得生痛。

森田睜大眼睛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切,許久仍然說不出一句話,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身在早上那個驚醒自己的夢境中,雖然所有畫面都那么模糊,但是某種相似的氣息卻在蔓延。

[啊,對了。]挽住森田的腰的手稍稍緊了一下,三宅靠上去在森田的耳邊說了一聲,[早上好。]


森田隱隱約約地好像又想起來那個夢。在一片的森林中奔跑著一只白亮的兔子。
那兔子跑到跟前,像是要拼命向自己傳達什麽,卻因為無法發聲急得雙眼緋紅。
森田心頭浮上一股壓抑的感覺,轉身跑開,然後兔子撲了上來縱身一躍,跳到了森田的肩膀上,朝他脖子咬下了去。

睜開眼之後,只覺得內部有什麽東西騷動起來。

今天這樣的空氣濕度,會讓人找不到身體的重心,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森田抬起胳膊摸了摸自己的後頸。沒有任何感覺。








三宅推薦的那家店在新宿。
和今天工作的攝影棚,老實說,不順路。
森田本來想今天能稍微早一點到場子的,不料半路殺出陳咬金,計劃還是給攪合了。
不過到達那家小店之後,清新低調的裝修讓人好感頓生,點了幾份招牌點心之後就在靠近大窗戶旁邊的桌子就坐了。
泡芙的香味一陣一陣地飄出來。三宅明明把它舉在手上,卻不著急送入口中,笑嘻嘻地看著森田狼吞虎咽地咬。
森田喜歡甜食,喜歡巧克力口味。他真的咬了一口就露出欣喜的顏色。
[好吃吧?]三宅仔細地撲捉著森田眼底每一份神韻,確認他真的愛上這種泡芙之後,臉上笑成了一朵花兒。
森田抬眼看他雙手把泡芙舉在嘴邊,望著自己著魔了一樣地傻笑,很想把手中的泡芙摁在他臉上使勁地揉兩把。

[等會兒也給Blue和J帶一個回去。]
[啊?給狗吃巧克力泡芙?]森田有點吃驚。
[不是不是,就帶個普通麵包。這家的麵包也很有名。]



一顆豆大的雨滴砸在地上。
明明十點都還沒到。果然天氣預報的準確率并沒有那么高?

這家點心店的店門兩旁開著一種白色的花,花瓣的邊兒有點粉紅。很多朵串成一串,每朵都很飽滿,細看形狀有點像薔薇。
森田不懂花,只是淡淡地看了幾眼這一片一片的白,然後站在店門口,木架子的小板的旁邊,一堆開得茂盛的白花的前面。
帽檐壓到鼻梁上方一公分不到的地方。
早上人不算少,但是各人都匆匆忙忙,好像也沒人在意到他。
其實森田還是,有在意別人的眼光。
這時從店內傳出熟悉的笑聲,停了幾秒,又傳出更大聲的笑。
只是對於另一個人的雙臂都抱不下的那么粗的神經,森田很不懂。

七八分鐘之後三宅走了出來,看了一下天色,
[下雨了?爲什麽站在外面,不冷嗎?]
[你也太磨蹭了,買個麵包而已。]
[對不起,得選一種糖分最低又好吃的啊。]



雨變得有點大,重重地打在白色的花瓣上,趟到花瓣邊沿上,軟軟地落下。








[KEN…]
[嗯?]
[那個…]
[什…麽?]
[你…吃的是Blue和J的麵包吧?!]
[啊…]

相隔一米遠的對面的沙發上,三宅懶懶地斜靠在上面,被食物包的滿嘴,鼓起臉艱難地咀嚼,聽得這話突然表情僵住了,頓了幾秒,然後慢慢發起引再次嚼了幾下,咕嚕咽了下去。

[完了我忘記了!]他圓圓的眼睛迸發出——如果沒看錯的話——歡喜的亮光。
這可不是懊惱的眼神啊你是不是用錯了。這句話森田很想說出來。


自拍攝一開始,森田每次經過放著水果盤的化妝檯,就發現盤子裡面的草莓銳減一半。而每次三宅在不輪到他拍攝的當兒,手上都抓著幾顆草莓。

森田習慣了且懶得管他。

但是忙了一天拍攝結束的時候,森田精疲力盡地換衣服,斜眼看到三宅躺在沙發上,緩緩地扯過身邊的包,從裡面擰出來一個不算小的麵包雙目無神的啃咬。

莫不是鬼附身了吧。一瞬間森田覺得全身冒冷汗。早上兩個巧克力泡芙,中午是豬扒飯便當,期間水果可是沒有停歇過,像花果山一般的那么一大盤水果,除了在三宅自己拍攝的時候給岡田和井之原吃了一些,其餘的全叫三宅給搜刮了。現在沒給撐死已經是奇跡了。退一萬步來說,就當是現在傍晚時分餓了想吃晚飯,但是他這哪像是有半點飢餓的跡象,啃著麵包的樣子倒像是在咬仇人的肉一樣。

實在覺得詭異,於是森田開口喚了他。不過叫他驚醒過來之後,氣勢整個乾坤大挪移了。

如果森田是方士或者仙人,說不定能看到三宅頭頂上那股色穢濁的氣“唰”地瞬間散去然後莫名地凝結出了一片紫紅色耀眼的光。
不過他不是,只是慶幸他小野獸般敏銳地嗅出了危險的氣息,一把抓了自己的紙袋準備閃人。
卻還是終究慢了半拍,三宅一探身扯住他提著紙袋的手腕,雙目閃閃期待滿溢,
[GO,再載我去新宿買一次那種麵包吧!]
森田心里霎那間以無比快的頻率翻了N個白眼,
[想都別想。]
然後就半拉帶扯地往外走。人是走出了休息室的門檻,但是手還是被死死地拽著。
[今天我沒開車過來嘛!]
這聲音聽在別人耳里是嬌嗔,聽在森田耳里簡直是魔音。
啊,好重!胳膊要斷了。跟鬼壓床的重量簡直不是一個level。
森田痛得眼淚打轉兒,覺得今天肯定就是斷胳膊和肩膀脫臼二選一了,結果也忘記了三宅不是今天沒開車來,而是他是根本就從來不開車來。
[誰讓你吃掉的,你自己打車過去買!]
森田一來火,右手從左手提的紙袋里抽出一雙換下的襪子,朝三宅頭上猛打。
正拍打得歡的時候,才聽到周圍此起彼伏的哄笑聲。
森田停了手,三宅也抬頭環視四周。
就見不甚敞的走廊上,staff和成員圍成一圈看猴子把戲一樣地觀賞著他倆。
還有井之原在地上滾了幾個來回。



[你肯定不知道,wink up那個誰,最喜歡寫一些邊邊角角的爆料,
下次肯定就會載上了——
‘森田剛用臟襪子抽三宅健的臉’。]
三宅說著雙手捂住面孔,
[好丟臉,好丟臉~~~~!!]

無出其右的男高音加上顫抖的音尾,他臉還沒丟掉別人耳膜卻要先破了。

這個題名取得好,森田好氣又好笑地想。然後緩慢地打了一下方向盤停穩了車,
[到了。]

三宅歡呼一聲,開心地跳了出去跑向店門。

不知道這一回是他是打算繼續買早上那種還是要重新選個口味。若是後者大概可以順便在車上補眠了。
森田把頭靠在車窗和靠背的那個角里,睫毛覆蓋在眼角的淚痣旁。


森田發覺自己躺倒在一片叢林之中。四肢伸展。
視野里是交錯的枝幹,和零零碎碎的一小塊一小塊的,藍得發的天空。
先是一對白色的毛茸茸的耳朵從視野的下面探出,然後一雙血紅的眼珠對上了森田的視線。
那對眸子紅的鮮艷欲滴,陰森可怕。森田戰栗了一下,接著感到後頸隱隱作痛。
突然就想起原來自己叫這小東西給咬了一口,只是沒想到居然會被它給撲倒在地。倒是有點震驚了。
那兔子四平八穩地踩住森田的肩頭,然後森田就如負千斤鼎地連指頭尖都動不了了。
神啊,就算是夢,也不用把我弄的這般不濟這般作孽吧。森田暗暗叫苦。
兔子仍然快速地動著自己的三瓣兔唇,雙目分外急切地凝視著森田,紅色的眼珠就像要著火了一樣。
森田好像記得自己沒聽過兔子叫,只好嘆一口氣說,
——你是不是不知道兔子是叫不出的啊。
兔子停了嘴,然後一滴血從它眼裡滴下,落在森田面上,向下滑入耳廓之中。



三宅抱著一大包蛋糕和零食,踱步繞過車頭站在森田靠著小憩的那一邊,從車窗外靜靜地看著森田的睡顏。
下過雨之後烏雲全部散去了。傍晚的陽光落在他半張臉上,三宅挪動了一下,擋住陽光的陰影讓了開去,森田整張臉都浸在了陽光里。

三宅看著他眼角的淚痣,看他睫毛的陰影散在下眼瞼上,還有被埋進陰影里的頸脖襯托出的削尖的下巴。從髮尖到藏進領口的鎖骨的線條,輪廓分明又脆弱得好像可以捏碎。

想起哪一天的廣播,森田的聲音傳出來的那一下,三宅徒然從被窩中抽出胳膊,把收音機抓到枕頭邊。
然後那個細細的,甜到可以膩的聲音莫不在乎地說,
[KEN啊,他呢,偶爾見一次面倒是滿治愈的,每天見面就有點累了。]


啊,他是累了。
現在看著他這幅樣子,三宅領悟了。
偶爾見一次是我累,每天見面是你累。可惜偶爾才能見面的機會似乎比較少,從開始到現在而且一直持續到不知道多久的將來,怕是都要苦了你了。
三宅笑著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伸手在那包零食中亂掏一把,抓出一顆圓圓的巧克力,然後捏住那顆巧克力推進森田的嘴唇。
賠償賠償,這個是賠你的。三宅這么想著,慢慢把巧克力往森田嘴裡推,但是那糖進了嘴唇卻被牙床擋在門外,森田撅著嘴唇含住它就像個小妖怪刁了自己的內丹一樣好笑。
正忍不住想笑,森田張了嘴咬住那顆巧克力往口中一含。
三宅愣了半秒。巧克力被吸去了,於是手指往下落了一落,觸到森田的下嘴唇。
沒有明顯比自己過高或者過低的體溫,只是這種柔軟的觸覺從指尖蔓延到全身,卻似有人拿了鐵鍬把他體內所有的內臟全部攪翻了一遍。

森田張開眼,逆光,看不清三宅的臉,陽光打在他身後,就見他髮梢都被照成橙黃色的,金燦燦的刺得眼睛睜不開。
車輛從三宅背後飛馳過,他的髮絲被氣流帶得一陣一陣地飄動,金色發線和夕陽相交,畫出一圈光暈。
是剛睡醒的原因嗎,好像看到了十幾年前的那個人,細細的胳膊攬著自己的肩膀,在耳邊一聲聲地叫著,
——GO。
每次這個如同十五歲少年般的童音叫出這個字,這個音節就像在自己顱腔之中反彈無數次,最後打在某跟神經上。
這是什麽咒吧,其實,就像孫悟空的緊箍咒一樣。

[GO,好吃嗎?]三宅低下頭,髮絲飄進車窗,就像要撫在自己臉上。
森田看著那張臉,蹙了一下眉頭。太久了,太遠了,不記得了。
還是,這么多年他都沒變過?

[幹嘛站在道路中間,進來。]
三宅甜甜地笑了,滿臉天真人畜無害地點了點頭。

[餓了吧,我請你吃飯!]三宅坐進來的時候說。
[你先看看你帶了多少錢。]
[啊!]三宅好像突然想起來,打開錢包一看,[買了蛋糕只剩300元了。]
森田皺著眉頭“嘖”了一聲。








—MUSIC STATION

[昨天有人好像在西新宿看到你和三宅健了哦!]塔摩利大叔一本正經地說。
森田感覺到那副墨鏡下面的視線正落在自己臉上。
[我還記得你們說過私下都不會一起玩的。]塔摩利大叔露出被欺騙的表情。
[是的,我們私底下是不見面的。]森田面不改色心不跳。
[誒?!這是怎么回事,假消息?]塔摩利大叔提高聲調。
[恩,是假消息。]
[三宅,昨天只是和你們長得像的兩個人嗎?]塔摩利換了個切入口。
三宅看了一眼森田,
[我想大概是吧。]然後眨了一下眼睛。
V4默默坐在一邊低頭偷笑。
塔摩利也沒辦法,哦了幾聲也笑了。

[じゃ、スタンバイのほう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兔子會叫的嗎?]

那天三宅準備下車的時候,森田問了一句。
三宅莫名地看著他,
[當然會叫的。]
[是怎么樣的叫法?]
三宅欺過身子,在森田耳邊喃喃,
[不止會叫,還會咬人哦。]
說罷就對著他的脖子咬了一口。
森田驚得一胳膊把他甩飛,然後摸著自己的後頸滿臉恐懼地望著被推到車門上的三宅。
三宅也沒想到他這么大反應。要發怒就發怒唄,幹嘛一副見了鬼一樣的表情。
於是鬱鬱地下了車甩了車門跑走了。
留下森田一個人把臉埋在方向盤上,

[我…我是不是中邪了。]





三宅站在陰影中,目送那車晃晃悠悠地開走。
一只手按住左胸口。絞痛。



森田永遠不會知道,不是兔子講不出話,而是自己聽不見。






尾聲

幾日後一天森田回到家,發現門口放著一株開著白花的矮樹盆栽。
森田不明所以地四下張望了一下,沒有半個人影。
正想當別人放錯了地方不管它的時候,注意到一根樹枝上吊著一塊小紙牌。
於是拿起來讀上面寫的字:


——某天見你站在庭櫻花前。花白人瘦,很相稱。
今年生日的時候沒有給你送禮物,這株庭櫻就當補給你的啦~

這不算生日禮物哦,所以也不必在意回禮。


三宅健 (*^__^*)
四月五日




<完>



——Lii35 2010年3月31日


注:
庭樱=庭桜 (にわざくら)=重瓣粉红麦李


コメント

  1. AYUMI | URL | -

    啊 好可怕、可怕。这篇真喜欢^^
    雪白的兔子和看起来像蔷薇花朵的庭樱,唔 我家院子外面有一棵这个XDD

  2. 35 | URL | -

    to AYUMI
    噗,原产中国啊XD 我爱国

  3. hikko | URL | TL9DnwNw

    好可爱~~期待更多:D

  4. |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5. 35 | URL | -

    Re: タイトルなし

    > AYUMI
    ふふ。。。なるほど~
    けどわざと隠して言う必要がないと思いますよ^^
    で、庭桜きれいでしょう^^

    > hikko
    谢谢,不过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写了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zalea35.blog87.fc2.com/tb.php/610-8db70c1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